返回首页

中医学模糊性特征

时间:2014-03-31 18:57来源:未知 作者:博物馆 点击:

中医学独特的思维方式所揭示的人体生理、病理现象及其变化发展的规律,不是具体的,而是抽象的;不是个别的,而是一般的;不是精确的,而是模糊的。中医学具有模糊性的这文化特征,主要由于它不是建立的解剖学基础上、不是建立化学实验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阴阳五行学说的基础上、建立在实践经验的基础上。

  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云:“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木。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凤,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这段文字据五行学说铺陈演绎,用方位、气候、颜色、音乐、声音、动作、味道、情志等方面去多角度地形象地说明肝的状态、性能和作用机制,就《内经》自身的理论而言可自圆其说。业医者可通过这些东方式的模糊语言感悟东方医学的真谛。但与西医运用解剖学和生物化学所作的精确描述相比,风格迥然而异。

  又如《内经》所称“三焦”,是中渎之府、传化之府、决渎之官,其行气走水如雾、如沤、如渎。大体位置在人体躯干之上、中、下三个不同部位。

  后世医家欲说明确切位置,便有无形三焦、腔子三焦、胃部三焦、三段三焦、命门三焦、肾部三焦、消化三焦等说法,这样去探求是忽略了中医学的文化特征。若要确切划定“三焦”归属的实质性器官,很难很难,因为中医学不是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上,古人是通过对人体“如雾”、“如沤”、“如渎”三大功能的比类取象的原始定位方法,来认识“三焦”在生理、病理及临床诊断学上的意义。

  再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云:“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

  这对人体耳目左明、手足右强的解释十分别扭,照此论之:欧洲天足西北、地满东南,其人体该与中国人相反,耳目右明,手足左强了。日本是岛国,四面皆不满,耳目、手足该左右平衡了。

  又如《素问·宣明五气篇》内便有五味、五气、五病、五精、五并、五脏、五恶、五液、五禁、五发、五邪、五乱、五主、五劳、五脉等提法。

  论理皆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这体现了中医学模糊性的一个文化特点,大体合理,照此办理也能治好病,但若处处较真,反失其真。如同地球是圆的,全若较真,便该说“非圆”了,它近似一个椭圆。

  中医与易相通,易即变易,一切都在变化中,如人,每一瞬间是“我”又“非我”;河里流动的水,每一瞬间在某一点上是原来的水又不是原来的水。若较真便怀疑一切了,模糊认定反接近绝对真理。不过中医具有模糊性的同时又伴有很大的伸缩性,伪科学钻空子亦游刃有余。但我们若抽去《内经》中阴阳五行的内容,也不要取类比象,《内经》则不复存在,中医则不复存在。

  西医学以解剖学为基础,其药物学又以现代化学为基础,所以西医的医理、药理皆明快爽利,定性定量,一丝不苟,经过实验,叫人放心。但中医颇令人生疑,有许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方,乃至格格不入,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升降浮沉……究为何物?数条经络、数百穴位,谁能证明确乎存在?千余种药物,谁说得清所含化学成分及治病机制?

  如红毛五加皮:性温、味辛,入肝、肾经,祛风湿,通关节,强筋骨,主治风寒湿痹,足膝无力等症。几位专家作了实验研究并写了一篇《红毛五加皮挥发油化学成分的研究》(见中医古籍出版社《中医药理论与实验研究》)的论文,他们用科学的方法提取有效成份,根据GC-MS系统分析,经过计算机数据处理和质谱库检索,得出鉴定结果,该药有醋酸乙酯、戊酸、姜黄烯、十二烷酸、蒽、亚油酸等34种化合物,又经过大白鼠试验,部分地证实内里几种化合物的治疗作用。

  我们佩服专家们的认真精神,但这是一种地道的西医研究办法,且是单味药研究,而中医用药是配合使用,多是一人一方,每方是一个新排列组合,多种药物经混合或化合后又发生了新的物理变化和化学变化,用最现代的实验室方法研究中医也难窥其堂奥,至少在最近的几个世纪内中医对现代科技的神秘不次于宇宙对人类的神秘。中医药是“尝”出来的,而非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经验只是一种体验,而非有量化标准的实验。好比今天检测仪器这么先进了,茶叶和酒却依然不能以检测成分定优劣,而必须品茶师品酒师品尝。

  如今针灸术已走向世界,但人们对人体经络和穴位大惑莫解,如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十二经别、十五别络,用现代科学仪器无法测知,解剖无法得之,你说拇指食指间的虎口有“合谷穴”,解剖解剖没有,西医便不承认。

  据报道:国外有专家在“针灸敏感人”身上作传感试验,证明了那些穴位、那些经络的存在,并与针灸铜人上所绘毫无二致,真是奇迹!但搞人体解剖又寻不见那些穴位和经络。这说明经络的发现全凭经验积累。解剖无获,治病有效,又不得不承认经络的客观存在。由此可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靠经验积累发现真理比实验室研究真理更直接更简便,同样会获得惊人的科技成果。当然各有利弊。

  中医虽用药立方有据,然大体则有,定体则无;一病数方,百医百方;乃至一方治百病,神仙一把抓,模糊得无以复加,中医的结论从来不说得很死,不称“特效”,也无“特效药”一说,包括当今最可怕的艾滋病、癌症,中医宣称:无不可治之病,但也不说必定能治好。

  中医常在西医束手无策时创造奇迹。所以中国人历经数千医疗实践积累辉煌成果和经验不可能被抛弃,也不可能在现代科技中“回炉”一番,于是中国式的医药学便以自己的面目岿然独存。

  中医的模糊是雾中看花,雾中摘花,但决非粗枝大叶,糊涂医治糊涂病。正因为如此,习西医易,习中医难;老西医艺高胆大,而中医却是“医生愈老愈胆小”。胆小的原因是中医学的模糊性,难以精确把握,弄不好治病者反成了杀人者。

  因其模糊,读中医书远没有读西医书觉得明晰爽快,但其智慧正寓于其模糊性中。西医的“精确”和中医的“模糊”源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学术基础,但都是通向“真理”的路径。

(责任编辑:博物馆)
------分隔线----------------------------